快捷搜索:

女娲故事意义与女娲文化内涵

女娲乃化万物之圣女,是中华神话史上最古老的母亲神,始祖神,西华民间有女娲制笙簧之传说。曰:有一天,雷神爷爷看出了女娲姑娘的心思,从天庭降下来一个小葫芦,送给她,那葫芦光光溜溜,圆圆润润的,怪好看。她在手上掂着,一走三甩地摇动着,爱不释手。可一不小心葫芦碰在石尖上,把葫芦碰了个小窟窿,女娲姑娘摇晃着把葫芦籽倒出来,还是舍不得把它扔掉。她仍继续甩着走,空葫芦迎着清凉的清风,从葫芦的窟窿处吹进去,葫芦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这一响声,女娲姑娘可高兴了,急忙捧起葫芦来,放在嘴上对准葫芦一吹,呼噜呼噜的响,真是好听极了。
女娲姑娘是神仙之体,灵秀聪慧,她索性把那葫芦拦腰截成两半,顺手截断几根芦苇杆,插进葫芦里,再把葫芦封好,对着葫芦洞又一吹,声音更悦耳了!这种乐器人们叫它“笙”。再后来,在吹气口上按一个长嘴,又在里面加一个薄薄的竹叶片,叫做“簧”,合起来成为“笙簧”。它的外观形状像一只凤鸟尾巴,上有十三个长短不同的竹筒重叠排列在一起,一吹发出的响声,比画眉鸟叫还好听。女娲姑娘作为礼品送给人们,又教他们如何吹奏,人们后来也渐渐地学会了制作。从此,人类的生活就过得更加快乐,更加舒坦了。最初是人们求爱、娱乐时吹奏,后来,笙簧又同其他乐器联合演奏,成为至今中原民间婚丧嫁娶、庆典仪式上不可缺少的演奏乐器。据袁珂解释,“盖‘笙,生也,象物贯地而生’,有繁衍滋生人类之意,于女娲造人,制婚姻之说应”。凡此种种,无不指证着这位伟大女神在人类生殖崇拜史上享有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女娲故事意义与<a href=女娲文化内涵" title="女娲故事意义与女娲文化内涵">
在上古原始社会男女交媾多在郊外,男女欢会多以歌声交流情感,音乐自然成了爱情最佳媒介,女娲肩负了这种男女欢会的组织工作,并是领导者,她觉得“音乐未和”,没有能在男女欢会中起到媒介的作用,于是,女娲发明创造的笙簧,并在男女欢会于郊外进行吹奏,给情人增添欢悦,激起心中感情的波涛,从而起到男女交媾、繁衍后代的目的。明代周游的《开辟演义》也说女娲完成的婚姻媒约的嫁娶制度,得到了万民拥戴,尊为神媒。于是天下太平,女娲又“作笙簧以通殊风,制笙管以统一天下之音,用五十弦以抑其情,而乐乃和洽”,这是女娲创造笙簧的原因和意义吧。
受女娲崇拜气息的影响,西华民间孝道多寄托了对母亲的尊敬,在当地,有广为流传的《丁兰刻木》:丁兰就用母亲撞死的树刻了一尊母像,置于正房桌上,天天敬仰奉祭着。每天三顿饭都是先敬母亲,村里人见丁兰刻木以行孝,重新敬母,已经变了。丁兰婚后,有事外出总不忘吩咐妻子敬母像代他行孝,时间长了,妻子有些不高兴,一次丁兰外出办事,妻子在家想:“整天敬你这个木疙瘩,心里只有你没有我。”就把木像搬到地上拿起斧头连砍三斧,当抬头砍第四斧时,看到砍过的缺口都流了鲜血,大为惊讶。丁兰回到家,看到母亲像被砍毁,抱像大哭,一声气绝身亡。全村人目睹丁兰前后的变化,感到他一片孝心可嘉,一起帮忙,将丁兰葬在村西北角,并修丁兰亭以示纪念,并在丁兰母亲撞树绝身处修了个寺院,而取名“孝义寺”,沿袭至今。还有直接跟孝敬母亲直接相关的《奉母城的来历”》:“ 有一天吃过早饭,老大扛起锄头下地干活去了,正闷闷不乐处于无奈之中的老二眼睛一亮,何不趁此时机将老母接走,来个不辞而别呢。事不宜迟,说走就走,想到这,他走到正在缝补衣服的老母亲面前,跪了下去,对她说:“娘,别怪儿子无知鲁莽,今天背我也要把您背到我家,侍候您一辈子。”“那你也要等到你哥哥回来,给他说一声啊。”“来不及了,等我哥哥回来,无论我怎么说,他也不会答应的。”说完二儿子背起老母就向村外走去。且说老大从地里干活回来,屋里院外不见了母亲和弟弟,便急忙寻找,一村民看到他这么关键,告诉他说,刚才看见你弟弟背着你母亲向村外走去。不好,一定是二弟要把老母亲接到他家。想到这,他急忙循路追赶,追有大约三里多地,他看见弟弟正背着母亲向前赶路,便大声喊道:“娘,二弟,等一等。”听到喊声,李家老二回头一看,见哥哥追了上来,更加快了脚步,怎奈背着母亲,已奔跑三里之遥,力不从心,想快走也快不成了,被哥哥追上,望着眼前气喘吁吁的弟弟,老大心里真是又气又喜,气的是兄弟背母不辞而别,喜的是弟弟难得如此一片孝心,他对弟弟说:“兄弟,不是我不让你将老母带走,尽心伺候,而是老母年事已高,一路颠簸,恐对老母亲身体不利。”见弟弟一脸失望,他又婉言劝道:“不如再择时日,我带老母去你家,你看怎样?”弟弟见事已到此,便跪地拜过老母,谢过兄长,含泪而归。
后县令巡查民情到达此地,听到乡里众人赞扬弟兄俩夺母侍奉之事,深为感动,即命名该村为夺母城,后又有称孝里村和孝城者,明初,同村人进士王鼎镇,官授江北监察御使,一日衣锦归里,闻及老母讲述其事,也颔首称赞,以为夺母事迹可佳,唯名不雅,故将“夺”字改为“奉”字,夺母城随易名为奉母城。留下一段佳话。”
另外,还有流传于民间的《龙三姐祝寿》、《割肝救母》、《团香女哭瓜》等民间小调无不是以颂扬孝母为主的,如“小姐上前又一跪/点起香火摆上堂/捧起人肝忙站起/迈动金莲到厨房/放下案盘四条腿/拿起菜刀赶得忙/大的切成四方块/小的切成柳叶长/小锅以内添上水/锅洞着火烧的旺/一滚两滚不成烂/三滚四滚人肝香/五滚六滚熬烂了/拿起一个菊花碗/拿起竹筷又一双/人肝热汤盛碗内/端起肝汤到上房/开言来叫我的娘/娘呀娘呀娘/你起来尝尝这碗汤”。(传自《割肝救母》)事实上,从孝母故事层面透视,民间尊母孝母文本传说,无不是对人类始母女娲补天、治水、繁衍人类等非凡业绩崇拜的历史延续与回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内容感兴趣: